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市

社会是容器,人是水。容器里的水必须是容器的形态。

 
 
 

日志

 
 

苍蝇的见闻  

2010-10-10 12:33: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苍蝇的见闻 - haishi0901 - 海市

                

 

 

                                                           苍 蝇 的 见 闻

 

 

                  “ 爸爸,苍蝇落下来后怎么总是在那里搓手啊?”

         “噢,孩子,那是它前世造了孽哟。”

         “什么是造孽啊?”

         “这说来话长了,”

         “很久很久以前.........”

 

         孩子的父亲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家财主,光阴正当鼎盛,渐近年关,商埠盘盈,农事收仓。

        一日,老财主闲来无事,拿过账簿细细翻阅,发现将要支出的长工、伙计费占他总收入的百分之一,他摘下老花镜,沉思了片刻,轻轻摇摇头,嘴里嘟哝道:“不能这么多啊,便宜了哪些穷鬼!”她最宠爱的六姨太鼓着腮帮子附和道:“就是嘛,给我打二两搽头的麻油你都舍不得,为什么给他们慷慨啊?”老财主无奈地抢白道:“年初讲好的,你说咋办?妇人之见!”六姨太扭动着肥臀说:“哟,你平时赚我,一捋你那山羊胡子,就一个歪点子,今天正经弄好儿你倒没主张了!你晚上排桌汤面,我来赚他们。”他贴着老财主的耳根子如此这般地嘀咕了一番,老财主高兴得眉开眼笑,连连点头说:“还是我的小六子聪明!”

       晚饭是老财主请的。长工、伙计们在纳闷中喝完了老东家招待的汤面。前半夜拉肚子,一趟一趟上茅房,后半夜困乏了,睡得死,结果一场好大的火,把长工们平时住的草棚烧了个干净,衣物家什全烧光了,差点儿连人都葬入了火海。唯独一人正好上了茅房,才幸免于烧个精光,还有得囫囵衣物穿。老财主猫哭耗子假慈悲,苦着脸,对满身挂着残衣破片遮丑的人们说:“太大意啊,叫你们小心火烛,你们把我的话一点儿不放在心上,昨夜我刚给你们放了工钱,你看,快过年的,出了这事儿,真可惜!那张你们拿去兑钱分的银票还找得见吗?”人们恍然醒悟,急忙翻弄,半天连烧残的纸片也没找到。大家如丧考妣。大哭不已。老财主假惺惺的说:“昨天我有现钱就好了,把钱分给你们,说不定还在呢。现在可怎么办啊?”六姨太在旁边咧着画得血红的嘴唇说:“哟,你不是说,给大家补点安家费吗?别只顾伤心给忘了。”老财主好像猛然想起了的样子:“噢,就是,我这里没多的了,紧吧紧吧,再给大家每人三个铜钱,就算我给大家安家的心意吧"。

        晚上,一群钗环叮当,打扮妖冶的娘儿们围着老财主嘻嘻哈哈,老财主一边咂巴着酒,一边把六姨太扯到怀里,双指在她鼻尖上打个脆响儿,说:“这次全靠小六子,那些蠢猪还蒙在鼓里呢!”一群浪娘儿们便七嘴八舌地说:“不愧老爷平时格外地疼她,我们咋就没想出个这么好的主意呢?”六姨太喝得有点大了,听到平时讽言醋语的老娘儿们的称赞,一时得意起来,从老财主的怀里挣脱,在地上一边东倒西歪的蹒跚,一边夸耀说:“那个打头的昨晚吃完面,是我把衣服给他披上的。那老家伙,看到我给他殷勤,骨头都酥了,哪里还在意别的呢?我乘势来个偷梁换柱,摸出银票,塞进一张白纸,还格外按了按他的口袋,叫他把银票装好。他满脸堆笑,一连地说‘好着呢,好着呢。’两眼火辣辣地瞅着我,好像目光陷进我身上拔不出来了似的,哈哈哈......”,老财主一边抢过去搂她,一边嗔怪:“好啊,你这小狐狸媚子还会使美人计!”于是,一根干柴插在一堆肉里搅成一团,是阵阵哎呦声和着咯咯咯.......

苍蝇的见闻 - haishi0901 - 海市    再说那天,那位侥幸全服的老长工,抖抖索索地接过那三枚铜钱,仰天长叹,天不佑穷人啊,工棚烧了,我又到哪里去栖身呢?六姨太看出了他的心思,于是满脸强装着愁容说:“就是啊,你一个单身汉,住哪儿呢?大年关的,是家人团聚的时辰,住在我家也不方便啊,不然你在马厩里对付对付也行。”老长工自知不能黏在东家的屋角廊檐下,大过年的,他们是怕脏了自家的地儿的。于是他用腰间的草绳紧了紧破棉袄,手里握着那三枚铜钱,顶着北风飞雪,出了地主家的门。

        阴云密布,风雪如刀,夜色吞噬了明白的一切,富家门楼上,早已高高挂上了象征大年夜的红灯笼,远处哔哔啪啪的爆竹声响彻一片,老长工说不上是喜还是忧,麻木地漫游,想寻找一个避风的去处。转过一处山脚,一座破旧的土地庙拦住了他的去路,他进得庙来,看见神像残破,屋角露天,就地跪下拜了几拜,心里暗暗祷告:“土地爷爷啊,打扰了,今后可能我白天讨饭,晚上就要和你为邻了。”当晚,他缩宿在坛台下的墙角,一宿无话。

        第二天,好歹天气晴朗,老长工到集市上,想用仅有的三个铜板,买点食物填充一下碌碌饥肠,可又想起土地庙里神像破败,也许土地爷和自己一样穷困潦倒受饥荒,不如卖点香烛纸马和献菓敬他,也不枉今后做邻居一场。当晚他吃了乞讨来的饭食,带上香烛纸马、献菓之类,回到土帝庙,点燃香烛,摆上献菓,边烧纸马边念叨:“世道不公平啊,神中的你,人中的我,就是受穷受苦的命了,我还能讨得残汤剩饭,只是你,看来多年没得香火了,今日我仅有三个铜钱,够不得买家什,维持不了两顿饭,权且给你上供,从此我借你的地儿栖身,少不得要讨扰你了,就算开过了房钱,咱就两不相欠啦。”

      当夜睡至三更,忽然有人推醒他,叫他起来,他在懵懂中一看,原来是座上的土地老儿,只听得土地说:“你有绳子吗?”他搜遍自己全身,不得一截绳子,只有袖口上吊着一截破布索,赶忙摘下来问:“这个行吗?”土地爷犹豫了一下,说:“没有长点儿的?那就只有将就了。我不能白白享用了你的贡品,这里,我给你穿几个钱去使吧。”于是,在这段布索上尽可能多地穿,也只穿上了三枚铜钱,交给了他。

       谁知,这是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三枚铜钱,去掉三枚,还有三枚,三枚三枚无穷无尽,从此这位老长工买地置产,一时发达了起来,远近闻名,追源寻根,原来是土地庙的神灵庇佑。于是,土地庙里的香火一日胜似一日。老财主闻到这等怪事,专程派人把老长工请到家里,细问就里,老长工一五一十,把乞讨度日,夜宿破庙,纸马敬神,索要绳子,布索顶替之事,原原本本地告诉给了他。老财主听后,躺在炕上,瞅着房梁,眼球转悠了半天,自言自语地说:“绳子,绳子!”六姨太急忙道:“搓啊,不让外人知道,全家搓!”。送走了老长工以后,便全家总动员,开始搓绳子。至春和景明,阳春三月之时,已经备好了几大捆绳子。一日,他见天色晴朗,便备下纸马香烛、献菓之类,选了长工中几个强壮的汉子,抬上所有绳子,正吆喝着要赶去土地庙,只见戴着红小帽,穿着绿小袄,打扮妖冶的六姨太颠颠地跑过来,老远就喊:“哎哟,死老头子,取钱你就忘了我!”

       一行人抬着几捆绳索,走走歇歇,歇歇走走,好不容易到了土地庙,老财主打发长工们到庙外远处小心等候着, 他携六姨太进得庙来,按老长工所说,如法炮制,供上献菓,点燃香烛,烧化纸马,跪地祷告。唯独不同的是他们暗暗祈祷,多多赐给铜钱。当晚,他裹着裘衣,六姨太也垫着绿袄,将就着装睡,果然夜到三更,土地飘然来临,推醒他,问他有何所求说来,老财主马上跪地,满脸堆笑说:“神仙爷爷,请你赐给我用不完的钱吧。”土地说:“有绳子吗?”六姨太连忙说:“有,有,老头子,拿绳子!”老财主急忙扛过一捆绳子来,土地见状,一时半会儿也穿不完,于是临空一抓,数斗铜钱摆在他们面前,说:“你们自己去穿吧,在天明前结束。”老财主欣喜若狂,恨不得长出一百只手来,他们穿啊穿,到鸡鸣三遍,还连一捆绳子都没穿满。正在他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土地来了,老财主连忙央告说:“土地爷爷,快帮帮我们吧,我们穿了还不到一捆呢。”土地轻拂衣袖,铜钱哗哗地穿进绳子,不一会儿就穿完一捆,当所有的绳子穿完以后,土地说:“你们快走吧,天就要亮了。”老财主出外打量一会儿,折回来说:“还有一袋烟的功夫,天才能大亮,就是再没有绳子了,不然 ......”六姨太急忙说:“老蠢货,你把身上的汗衫子脱下来,撕了,我们搓成绳子,不就能多穿一些吗?”正当老财主准备脱衣服的时候,只见土地霎时变脸,髭须倒竖,大声喝道:“咄!你们不知道神与人不能同现于阳光下吗?你们这两个贪多无厌的家伙,终是贪财没个够,留着你门会敲骨吸髓,贻害众人的,我让你们永远去搓绳子!”只见土地一掌扇过去,可怜的老财主,顿时瑟瑟收缩身子,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只硕大的苍蝇,嗡的一声飞走了。吓得六姨太战战兢兢,跪在地下磕头如捣蒜,嘴里语无伦次的念叨:“是他爱财,不关我的事.......”土地道:“你本是妇道人家,原不想和你计较,谁知你更是心肠坏透了,那夜不是我施救,一场大火就要了许多人的性命,你无事生非、喜欢见缝下蛆,那就终生下蛆去吧”于是一拂衣袖,这女人也化成一只红头绿苍蝇,缓缓飞走了。

        这里不说财主家当年如何乱成一锅粥,单说那两只苍蝇遗世,多少代的后辈,贪吃贪粘,始终惦记着绳子还没搓够,一有空闲,抱起前爪搓个不停,久生心怨,只因是先祖遗传,不明就里。一日,有幸飞进一家豪华酒店,看见一群大腹便便的新贵们,带着各自的情人、小秘正在宴饮,酒到八九分醉,就争相夸耀起自己敛财的高招来,那些妖艳的女人,还时不时搂着各自男人的脖子,嗲声嗲气的参和几句“那还不是我帮了你”之类的话。大家说到得意处,便不停地搓起手来。壁上的苍蝇看到此番情景,终于明白了,心想,原来如此!我们本来同一传承,你们将来也会变成苍蝇的,大餐你们吃得,我们也吃得,于是扑向餐桌,东抢西叼,喝饱吃足并下了蛆,便扬长飞走了......

 

        “爸爸,新贵们真的会变成苍蝇吗?”

        “哦,那就看他们还贪不贪了。”

        “那土地爷在哪儿啊?”

         “老百姓,老百姓就是土地爷.......”

 

苍蝇的见闻 - haishi0901 - 海市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