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市

社会是容器,人是水。容器里的水必须是容器的形态。

 
 
 

日志

 
 

别样的“到此一游”  

2017-04-27 06:4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国家大剧院 - haishi0901 - 海市
 
别样的“到此一游”

——  国家大剧院里高雅艺术的画外解读
       
      夜幕下,人民大会堂西侧的国家大剧院,亮出椭圆形的宝石蓝身影,远远望去,晶莹剔透,像一枚硕大无比的巨蛋,与斜对面巍巍的天门遥相辉映。大概缘于形象建筑鸟巢的名称,鸟蛋的雅号也就与之如影随形了。在经久不息的音乐、戏剧类高雅艺术的涵养中,它安然自持建筑造型的独特与尊贵,让它的岁月在演绎浓缩人间悲喜万象中辉煌。
    今夜,我怀着对流失时光的眷恋,去欣赏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莫名的渴望催促下,我急匆匆地通过安检,随着人流寻找歌剧院的方位。在这里,如果不是内部的工作人员,很难说清楚每个剧场的确切位置,因为走进大门,犹如蒙在了一个结构复杂的核桃内,在高大宽阔的穹顶笼盖下,那些曲复杂的隔断,那些高低错落的回廊,那些四通八达的升降电梯,螺旋形地构织着各个剧场。来自不同方向的灯光,悄无声息地融合在一起,晕化出柔和迷蒙的空间,让人顿生在虚幻迷离中徜徉的错。我暗自稳住辨识迷途的定力,信步在人流中左顾右盼:东侧的音乐厅、西侧的戏剧场以及小剧场似曾相识,唯独要去的歌剧院陌生得不知所向.......
    旋上二层,终于寻到了歌剧院的入口处,还不到演出时间,等待吆喝着好奇探就陌生,于是拖沓着懒散步伐的我,漫无目的地回廊里游荡。透过玻璃幕墙,外面的灯火朦朦胧胧,给人置身雨帘浓雾中观景的遐想;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好似身形矮了三分,犹如在哈哈镜里游动;穹顶上灯光点点,宛若天上的星光,是那么地遥远那些精美的演出剧照连同介绍,安稳地落座在宽阔的回廊上,醒目得有点儿唯我独尊的味道;茶点供应处,慢慢吸吮着饮料品甜点的情侣老少们,动作的精巧斯文,洋溢着精神世界的悠闲;寄卖店里琳琅满目的书籍和小商品,样样装扮成了高雅艺术的精灵,炫耀着自己的高档典雅。依次浏览过来,触景生情,莫辨的百味感慨,更多在我曾经的清贫岁月里蹒跚,只是这些远离逻辑的视觉碎片,拼凑出的艺术化错愕,自然而然创造着人们意识的重塑。在这里,不用夸张地说,禁锢了的思绪能寻到放风的出口,疲乏的精神世界会拾起想象的童颜,哪怕你是伟大的精英还是浮浪的公子哥儿,那些惯常的意识也要被击碎了,催生优雅的整合。
    当演出即将开始时,我在歌剧院楼座二层寻到了自己的座位,环顾四周,鳞次栉比的席位临空绕成半圆形,焦于楼下前方的舞台。我居高临下,俯瞰到池座里交头接耳的男男女女,不免为自己在楼上次等座里有点儿遗憾。楼上三层与楼下池座里的票价悬殊,钱的魔法从来能制造人世间的差别,至少这里的两千多个座席,是用金钱分了等级的。咀嚼着等级与金钱,翻江倒海的胡思乱想在我脑海里纷扰,不知足的邪恶放逐了闲适的情绪,一会儿在劳作辛苦的荒原上驰骋;一会儿在华贵锦簇的道路上狂奔.......
    乐池里响起的音乐唤回了我的游梦,随着指挥舞动着的双臂,婉转悠扬的乐声巡回全场,最终飘进舞台幕布一片晨雾缭绕的桦树林,顷刻间,让人们的视觉与想象一起飞越千山万水,缥缈在那寂静辽远的背景里。这时,准尉瓦斯科夫和歌声一同出现,歌剧特有的而带着俄罗斯风格的高亢唱腔在林间回荡......
    剧情讲的是二战时期,前苏联准尉瓦斯科夫带领五个女兵,与十六个全副武装的德国兵战斗的故事。虽然赢得了战斗的胜利,但是,五个女兵一个一个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全剧是以舞蹈和歌唱展现故事情节,塑造剧中人物形象的,五个女兵中,丽莎单纯善良丽达精明干练索妮娅才情横溢冉卡聪明漂亮嘉丽娅总是热爱幻想。她们这些个性特质,仅凭一腔欣赏艺术的兴趣和激情,是无法从形象升华到理性认知的,而我恰恰是以直白文字与故事视觉打下欣赏基础的庸人,最缺乏的莫过于具备欣赏音乐舞蹈艺术的底蕴,一下子融入歌唱和舞蹈的氛围里,玄妙的音乐和曼妙的舞姿传递给我的不是故事梗概的演绎,而是艺术波浪里浑然的眩晕。一时间,我陷入下巴人欣赏阳春白雪的窘境。好在早年学过几天俄语,粗知一点俄罗斯文化,也读过鲍里斯·瓦西里耶夫的这部小说,大体能感受到音乐中那浓郁的俄罗斯气息。从饱含深情的唱腔里,揣摩得出准尉对女兵们兄长般的关爱;从唱腔多变的细节刻画中,感悟到女兵们对生活的热爱,对爱情的渴望;而激越的音响烘托起的人物动作,能看得到女兵们战场的勇猛。沼泽的吞噬,子弹的击中、战火的灼烧,毁灭了女兵们美丽的身躯、美好的憧憬和情感,是那场该诅咒的战争让人间的唯美变得鲜血淋淋。这种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的表现手法,把人们的意识牵回到理想主义王国的灿烂时代,为了民族,为了国家抗击德国侵略者,年轻的女兵们义无反顾地献出了作为女人的青春和美丽,写下女人也是英雄的壮美华章。这种主题明确,歌颂为理想献身的作品深深打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
    理想主义曾经是保育我成长的精神摇篮,这里的乳汁浇灌滋生的人生观,执著忠贞的追求,也常在金刚淬火的年代里缱绻当有机会见识鲍里斯·瓦西里耶夫的作品再创作,无论什么形式,即便是我难以深悟的歌剧,也涌来一睹为快的急切心情,觉得它会带给我心志的共鸣,虽然不能融进艺术,至少会消解我把锻造正义寄托与清风流云的空想,再次熏陶我的灵魂,横眉拜金风潮的蔑视与蹂躏,窘迫时也不忘同污秽肮脏的切割。
    舞台上能移动的白桦林交织变化着背景的深邃与广袤,剧情在时而浑厚时而激烈,时而深情时而华丽的歌声中演进,那种森林的神秘,钢盔的冰冷,战火的炙烈,犹如潮水般冲击着观众懵懂的意识。剧情中用歌声“朗读”的普希金《叶甫根尼·奥涅金》中的诗句,女声“圆舞曲”透出的活泼可爱,丝毫没有淡化战争的严酷。尽管在严酷后面着意铺陈的是俄罗斯文化的深厚,然而,我没记得托尔斯泰和他的《战争与和平》,却想起了屈原与《离骚》,进而历史上那些为实现理想而如火如荼的战斗场面,那些可歌可泣的爱国故事,纷至沓来,成为翱翔于我际的信天游。
    置身于典雅时尚的剧场中,面对歌唱舞美艺术,不谙表达技巧和思想内涵,自有南郭先生的自卑。然而我环顾四周,不尽然都是关注剧情进展而目不转睛者,闭目养神者有之,酣睡入梦者有之,埋头玩手机者亦有之,看来在欣赏的雅座里,不懂音乐舞蹈艺术的门外汉,何止是我,且不说我是思绪千里走单骑,寻求画外意识的解读,深深陷入理想主义涵养自身时代的眷恋 ,或许还有功利眼光中人性道德错位的附风雅者,更不屑那些女战士,觉得她们的灵魂驾着乌托邦的浮云,同那个时代一样远去了,至于今日的一切,皆为天生欣欣然,不存在人间炼狱的历程。只可惜他们笑傲世事,“穿则千金裘,骑则五花马,常上风雅座,品味下里巴!”于是,我不再为自己学识浅薄而汗颜,不为不识阳春白雪而感到孤单,转而考量是否追逐时潮大浪,也在艺苑里随意去写“到此一游”!




走进国家大剧院 - haishi0901 - 海市
 


没有新的文字,只得把去年在国家大剧院看歌剧的一点杂乱感受梳理一下字词发出来,以谢博友对我博文更新的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